昨天,“裸跑弟”多多解說徒步穿越羅布泊的情況 現代快報記者 趙傑 攝
徒步鹽鹼地

向彭加木致敬   (本組圖片由鷹爸提供)
  有著“死亡之海”之稱的羅布泊無人區,是科學家彭加木、探險家餘純順遇難的地方。10月,6歲的南京男孩“裸跑弟”多多(本名何宜德),在他的父親、被稱為“鷹爸”的何烈勝的帶領下,和招募來的小伙伴穿越羅布泊無人區,其中徒步100公里,成為世界最小的羅布泊穿越者。“裸跑弟”多多是因為3歲時在美國紐約暴雪中,以裸跑方式迎接新年而出名。隨後他4歲進行帆船訓練,5歲開飛機……“鷹爸”又在炒作了?他這是拿孩子的生命去賭嗎?昨天,回到南京的“裸跑弟”黑了、壯了,他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自己喜歡這種野外的課堂。現代快報記者 黃艷
  面對質疑,“鷹爸”稱,不是炒作,沒拿孩子命去賭
  講述
  穿越羅布泊
  6歲的“裸跑弟”如今已經在南京理工大學實驗小學上五年級了,不過,為了穿越羅布泊,他又請假了。10月9日進入羅布泊,20日出來,行程3000多公里,其中徒步100公里,讓“裸跑弟”及小伙伴們完成了體能課、環保課、能源課、野外生存課等一系列訓練。昨天,“裸跑弟”和“鷹爸”一起向大家講述了穿越的故事。
  最難走的鹽殼路,每5公里按摩一次
  進入羅布泊腹地第一天就迷了路。車隊共有5輛車,車子過了三峰山地界後,“路”一下子亂了。1號車在一個交叉路口改變了方向,可3號車並沒察覺,仍沿直線走,4號車也亂了。5輛車的車隊不知不覺縮成了3輛車。“裸跑弟”是最先發現車丟了的,他對嚮導“大俠”講,車走“散 ”了。經過尋找,半個小時後,車終於回來了。
  鹽鹼地又稱鹽殼路,是此行必經的戈壁、雅丹、沙漠、胡楊林、雪地、湖泊等七種地貌中最難走的。抽出一根鋼棍,掄上去試試硬度,結果鋼棍彎了。走上堅硬的鹽殼路上,要避開峰芒,稍不留意,就可能受傷。“鷹爸”手撐登山杖,跟在“裸跑弟”身後,唱著《西游記》主題歌,一路顛簸走過來。“鷹爸”不斷鼓勵“裸跑弟”走下去。每走5公里,“鷹爸”會讓“裸跑弟”躺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,給他做全身按摩。
  沙漠險遇失聯,靠網絡獲救
  沙漠里已有手機信號!萬一碰上情況,可以通過手機向外界求救。進入腹地的第三天下午2點,沙漠里氣溫26攝氏度,風平沙靜。與前一天晚上的鹽殼路相比,這種徒步只能算小兒戲。“鷹爸”放鬆了警惕,讓所有汽車先回宿營地,讓“裸跑弟”和小伙伴們一起徒步過去。
  幾隻“小鷹”是第一次進沙漠,興奮得你追我趕,相互打鬧。你在沙子上寫我的名字,我也寫你的名字,好不快活。兩小時之後,漸漸乏了,水、食物和衣服的背包還在車上。此時離宿營地大約8公里,溫度驟降。人越走越困,沙越走越陷,按此速度行走,天黑之前都到不了宿營地。這時有人突然從腰包中掏出了手機,但他們誰也不知道已到宿營地“大俠”的手機號。“大俠”在互聯網上被稱之為“羅布泊大俠”“百度”馬上就能看到他的英雄軼事,包括聯繫方式。電話先打回南京,再請朋友上網輸入關鍵詞,查找“大俠”的號碼,終於聯繫上了“大俠”,大家也獲救了。
  祭拜彭加木,為後來人留救命水
  進入羅布泊腹地第四天,“鷹爸”帶著“裸跑弟”及小伙伴們來到失蹤彭加木紀念碑前,肅立默哀。“鷹爸”給孩子們講起這個英雄的故事時,孩子們全神貫註。“鷹爸”執筆在一張紙上寫下“向英雄致敬,向科學精神致敬”的心裡話,然後一一簽名,並將這張紙摺疊好放在玻璃盒裡,封好,放回原處,壓上石頭。英雄的碑前很多途經者都留下了整瓶的水,既是紀念彭加木,也是希望後面的探險者哪一天因為缺水找到這裡,能夠得到補給。
  “鷹爸”、“裸跑弟”和小伙伴殷珂傑、賴文梁……每人留下兩瓶水,並繞紀念碑轉了三圈,將一面寫有“裸跑弟及小伙伴穿越羅布泊”隊旗,插在彭加木的碑前,舉起另一面隊旗繼續穿越。
  揭秘

  “野外課堂”

  野外如何辨方向

  戈壁灘上如何找水
  “裸跑弟”和小伙伴們在營地學習野外生存課程。先學如何野外辨別方向,“鷹爸”用一根棍立在陽光下,影子末端做下第一個記號,20分鐘之後再做第二個記號,連接兩個記號點。站在陽光移動的方向作垂直線,垂直線方向就是北方。遵照“上北下南,左西右東”的口訣即可辨別。
  難度最大的是找水。茫茫戈壁中去哪找呢?“大俠”先教小鷹們認識蘆葦草,這種草被稱為沙漠三劍客之一。根扎得很深,根須能伸到十米以下的地底,順著根的方向挖,小心將根莖刨出,放入嘴中使勁嚼,果然就有水的味道。雖然量小,但連續不斷找這種蘆葦根吃,人不至於馬上渴死。“大俠”早些年大漠遇險,就是靠吃蘆葦根活了下來。
  沙漠中沒有睡袋,或者沒有衣服禦寒又該怎麼辦?只見“鷹爸”用鐵鍬挖了一個能容身的長方形沙坑,人就睡在坑裡,然後用手杖做梁,將衣服蓋在坑上。這樣既能防風沙又能防寒。
  當晚還有一節天文知識課。“鷹爸”開始教孩子認識星座,先找正北方的北斗七星,再看最亮的“牛郎”“織女”星。
  清場也是“鷹爸”給6歲的“裸跑弟”、11歲安徽男孩殷珂傑、13歲的江寧初二學生賴文梁三個小伙伴開拔前的必修課。清場就是對垃圾進行處理,“除了腳印,什麼都不要留下”。每人一條蛇皮袋,包乾一片區域。果皮、食物殘渣是不用掩埋的,可留給野兔、野駱駝等動物們“享用”,其他諸如塑料瓶、方便面外殼不可降解的,點火焚燒。玻璃瓶和存放食品的鐵盒則挖坑深埋。
  對話

  “鷹爸”

  不是拿命去賭

  只是探險不是冒險
  現代快報記者:這次的穿越費用大概花費多少?
  “鷹爸”:其實羅布泊的花費主要在於汽車,吃喝、安全和後勤費用。平均每天在700塊錢左右,相當於一個普通人在國內普通景點旅行的一天費用。
  現代快報記者:你為什麼要帶孩子去羅布泊?
  “鷹爸”:羅布泊是個非常神秘的地方,兩年前我就計劃帶“裸跑弟”去穿越,因為那裡可以學到很多的知識。比如,天文地理、野外生存、環境保護等。
  現代快報記者:在去羅布泊之前,你做了哪些準備嗎?
  “鷹爸”:首先信息準備,大量去羅布泊的攻略都需要自己學習和研究;其次,安全準備。第一人的安全,選擇最好的嚮導,第二,是硬件的安全,衛星電話、GPS、對講機等。一個都不能少。第三,是藥品。第四,是車輛的安全程度。再次,物資準備,包括食品,防護用品,戶外用品。最後,是人的體能的訓練準備。
  現代快報記者:你去羅布泊是炒作嗎?
  “鷹爸”:與炒作無關,如果認為這樣讓孩子去吃苦,去勇於探索,放在艱苦的環境中磨練也被認為是炒作的話,那我覺得孩子的未來真的是沒有希望了。
  現代快報記者:有人說你是拿孩子的生命去賭,值嗎?
  “鷹爸”:不是拿命去賭,因為我們事先做了大量的各項準備。更不是拿孩子的命去賭,因為此次我們又招募了其他三個家庭的孩子及其家長隨行。我們遵循探險但不冒險的原則,培養孩子勇於實踐的科學探索精神,人生越是不探險才是最大的危險。
  鷹爸對裸跑弟的下一個“探險”會是什麼?
  裸跑弟每次“出鏡”總是能引起熱議。他3歲雪地裸跑、4歲玩帆船,5歲開飛機,6歲穿越死亡地帶羅布泊,7歲的時候他會在鷹爸的帶領下乾點什麼呢?人們在驚嘆的同時也在質疑,鷹爸是不是太狠了?鷹爸說“探險不冒險”,但對一個6歲的孩子,下次“探險”,還是謹慎些好!
創作者介紹

甜豉油炒烏冬

hp25hpdv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